当前位置:首页 >>>智慧启蒙>>>经典故事>>>神兮,灵兮.魂兮
神兮,灵兮.魂兮
发表日期:2008/5/25 12:27:00 出处:转载 作者:未知 发布人:leidyer 已被访问 285

我知道的故事----朝鲜战争阵亡的战士灵魂

我知道的故事----朝鲜战争阵亡的战士灵魂
    我听闻过许多不可思议的故事,虽然未作详细调查,但我相信这些故事的真实性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现在也只记得故事的情节梗概了。整理出来的目的,是为了启发有兴趣的人士的思考,哪怕是怀疑的思考,这种怀疑能对我们产生深刻的重要的影响……
战士的灵魂
    这个故事是在我读中学的时候,母亲亲口给我讲述的,故事发生的时间是在抗美援朝以后。我大舅(曾经长期担任张家口毛纺厂的支书)从张家口回老家探亲,我母亲也在现场(当时她还没有结婚,所以我没在现场)。我外公得了“撞客”(家乡的叫法,意思是鬼魂附体),外公的举止以及说话的声音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,外公也认不出自己的孩子了。我大舅深受唯物主义的教育,对此眼前的现象也不信,他问我外公,你是谁,你来干什么,你住在哪里?我外公用陌生人的声音说,他叫某某,正在带兵打仗,经过此地,来看老朋友,住在北京某地。
     后来,等我外公清醒过来后,并不知道自己说过的话。我大舅问他某某是谁,外公说是多年前的生意伙伴,好久没有联系了。
我大舅回张家口,在北京转火车,专门去北京某地寻找某某。找到的地方,竟是烈士陵园,墓碑上的名字就是某某,碑文上说,某某在朝鲜战场上阵亡。
右图:抗美援朝,献出生命的志愿军将士
请思考:人死如灯灭吗?我们的身体是谁?



一出生就说话的小孩
    97年春节我从深圳回家探亲,我母亲的堂兄王云山(是个医生)亲口告诉我这个故事,发生在我的家乡河北省辛集市。一个婴儿一出生就会说话:“我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。旁人问他,他说他叫某某,来自束鹿城里,婴儿的家人去束鹿城里查访,果真有某某这个人,已经死去一年了。
请思考:投胎是怎么一回事?生命是延续的吗?

 
我的离体体验
    我上小学的时候,一天去学校的办公室,刚到台阶处,碰巧一个高年级的大个子从我的侧面猛跑过来,躲闪不及把我撞倒在台阶上。我顿时不能呼吸,有些昏了过去,那是我至今为止唯一的一次昏迷体验。李老师马上从办公室奔出来,把我扛在肩上去找医生。我是伏趴在李老师的肩上的,但我感到自己浮在空中,大约在身体的上方两米处,我看到了自己的脊背,还有李老师的快跑。不久,我就恢复正常了。
 
钟靖亲眼见阿弥陀佛
     1996年下半年,在居士的介绍下,我认识了三十岁左右的钟靖,她家就在深圳罗湖区洪湖公园的东面。九十年代初,钟靖在罗湖海关工作。她家不幸发生了煤气爆炸,她本人87%烧伤,在深圳市红十字会医院烧伤科抢救,她在病床上昏死了过去。凭着广东人的习俗和她求救的本能,她潜意识向阿弥陀佛求救呼喊。在湛蓝的天空中,她看到了水晶琉璃般的阿弥陀佛,比世间任何画面上的都要美丽庄严慈悲,无法用语言表达。她并不知道跟着阿弥陀佛走,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只是希望得到救助(佛菩萨恒顺众生,所以她当时没有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)。一个可怕的人要砍她的胳膊,阿弥陀佛把那个人的手拿开了。
     她苏醒过来后,她的妈妈告诉她,医生非要给她截肢,妈妈死活不同意,恳求医生保住钟靖的胳膊。钟靖现在健康状况很好,虽然几乎没有了手指,她仍然坚强的自理生活。
     钟靖对我说,她当时神识离体,但非常清醒,绝对不是幻觉。当时的境界完全不是我们的眼睛曾经见过的,愉悦宽广解脱安稳清净快乐。
从那时起,钟靖就念地藏菩萨圣号,读地藏经。后来,转为念诵阿弥陀佛圣号,天天不断。
     香港的居士们常常给内地灾区邮寄物资,从深圳火车站发完货后就在钟靖家吃午饭。我们常在一起谈论。
请思考:阿弥陀佛与我们有何因缘?无论如何,佛教有几千年的历史了。
香港电视台的追踪报道
前几年,公司的一位同事告诉我,香港电视台“今日睇真的”节目(有些类似中央电视台的实话实说)追踪报道了一件事:一位老太太病死在医院,医生开好了死亡证明书,子女们将老太太的遗体运回家,穿孝衣,设灵堂。突然,老太太活了过来,说自己走得很累。吓坏了的子女们,赶紧撤走丧事用品,问老太太去哪了,老太太说,她从医院后门出来,独自到山上去了,遇到熟人,打招呼也不理睬;遇到坏人,她就哭,一哭就回来了。

朱玉康死去的弟弟回来了
     1994年下半年的时候,我在深圳某制品厂工作,与朱玉康住同间宿舍。朱玉康说他小的时候有个弟弟,得病死了,已经安葬。过了些时候,他和他的姐姐同时看到死去的弟弟坐在家中的床上,盯着他们不说话。他们告诉母亲,母亲却看不到。
     朱玉康英语说得很好,离开该厂,换了一个新单位。我曾经赠送一些佛学书给他看。他回国后被派驻上海工作。我最后与他电话联系,大概是1997年。
同事段立强亲见鬼魂附体
     前几天,与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段立强聊天的时候,他告诉我他的姨妈自杀身亡后,多次附在她儿媳(段立强的表嫂)的身上。表嫂的身体本来就很虚弱,被附体后举止和声调都变成了和姨妈一个样,说自己很冤屈。家人见过多次,也告诉过段立强。段立强在1980年亲眼见过一次,最近这些年姨妈附体事件就没有发生过。段立强是安徽省砀县人。经过他的同意,在此公布。——版主记于2002年6月17日。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 相关评论:

没有相关评论

 发表评论: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
如意天地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UC33345012 联系人:如意